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中國建材報:宋志平:國企民企一家親

媒體報道

中國建材報:宋志平:國企民企一家親

來源:CNBM發布時間:

       8月17日,2019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五屆夏季高峰會在天津開幕,會議主題為“協同、融合、共贏”。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席高云龍,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張國清,國務院國資委秘書長彭華崗,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輪值主席胡葆森、理事長陳東升,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等企業家代表出席開幕式。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志平應邀出席論壇并作主題演講。

        宋志平還參加了主題為“全球化新時期的自主創新和國際開放”的焦點論壇, 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主席田源,IBM大中華區董事長陳黎明,霍尼韋爾中國總裁余鋒一同參加,高風咨詢公司創始人CEO謝祖墀主持。

       論壇期間,宋志平還接受了新浪財經的專訪,就當前經濟形勢下,企業要堅持改革開放、創新轉型、實現高質量發展等觀點進行了分享。

以下為演講實錄和精彩問答:

國企民企一家親

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志平


       大家好!今天特別高興來到亞布力夏季天津論壇,就今天的會議主題和大家一起進行交流,我講以下三個觀點。

一、國企和民企的融合非常重要

       剛才國務院國資委彭華崗秘書長講了兩件事情,這兩件事情都很重要。其中一件是今年2月國務院國資委領導帶領我們6位央企領導人出席了在亞布力的論壇。這次的夏季論壇彭華崗秘書長也親自出席。過去亞布力論壇是以民營企業家為主的論壇,但現在亞布力論壇敞開了胸懷,有更多央企一起來交流,這就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協同、融合、共贏”。

        天津也是一樣,也是在協同、在融合,大家無論是民企還是國企,我們一起來到天津,為天津的發展貢獻力量。國務院國資委也是協同、融合的。剛才彭華崗秘書長講的第二件事,最近國務院國資委來了兩位嘉賓,一位是馬云,一位是馬化騰,他們到國務院國資委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大家看看,國務院國資委領導還有央企代表到了亞布力,同時亞布力的企業領袖成員到了國務院國資委,這不就是我們今天“協同、融合、共贏”的時代嗎?

       中國的經濟是融合的經濟,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是融合的關系。因為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是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共同發展,是兩個“毫不動搖”。大家知道,國有企業其中一項重要功能就是公益和保障,為整個社會經濟搭臺。在充分競爭領域里,國有企業采取的方式是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就是和民營企業,和大家一起混合的方式。在公益和保障事業里,國有企業會無條件地來承擔這些國家責任、政治責任。國有企業還有一項重要功能就是支持民營企業的發展,而且現在事實也是如此。國有企業更多的是去搞基礎設施、基礎原燃材料,民營企業更多的是在充分競爭領域里,彼此優勢互補、相得益彰,其實合作是挺好的。

       還有一個,國有企業改革在市場化,民營企業在上市公眾化,我們殊途同歸,大家緊密結合在一起。我們黨和政府推出了混合所有制,是個融合經濟,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昨天晚上,天津市領導與我們企業家交談時講到,“搞混合所有制這件事天津認準了,我們要干到底。”我聽了以后非常激動,留下了深刻印象,晚上回到房間還在想這句話。大家知道,中國建材和我過去做的國藥集團是做混合所有制的,十幾年前就開始在做。十幾年前,中國建材營業收入20億元,去年做到3500億元,排在世界500強第203位。國藥做混合所有制,2008年營業收入360億元,去年發展到4000億元,排在世界500強第169位。過去這兩家企業在國資委央企里都是規模很小,名不經傳,但今天在國務院國資委央企的排列里都居中偏上,成為國務院國資委重要的企業。 

       這是什么原因?就是源于混合所有制。和誰混合?就是和在座的民營企業混合。今天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先生也來了,我就想到了10年前我倆在豫園進行交談的情景,大家知道,那個時候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打交道、搞混合所有制壓力是很大的,但是我們還是下定決心一起合作,之后國藥控股在香港上市。昨天廣昌回憶說,那個時候我們收入只有80億元,去年做到了4000億。當時按國藥51%、復星49%這樣一個比例建立“閣樓公司”,之后拿去上市的,把國企的優勢和民企的優勢結合在一起。“央企的實力+民企的活力=企業的競爭力”,就是這個公式指導中國建材和國藥集團兩家企業實現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成為世界500強。

        在西方歐洲國家經濟發展過程中,他們不僅搞過國有化運動,也搞過私有化運動。當他們認為國有化好時,就搞國有化運動;當他們認為國有企業遇到問題時,就搞私有化運動。我們中國人懂得辯證思維和哲學思維,能夠把兩個看似不同的東西融合在一起。我們有陰陽,有太極,把“黑魚”和“白魚”有機地畫在一起成為太極圖,這是我們古老的智慧。

        今天我們講協同、融合,實際上它并不僅是一種方式,而是一種觀念、一種智慧,深層次表達了中華民族最高的境界,就是要融合、協同,不僅要自己做好,還要大家都做好。國企和民企這些年的發展就體現了這一點,我常講,“混合所有制是個好東西”,中國建材、國藥集團的發展都是靠混合所有制的。天津市現在選擇混合所有制作為國企發展的突破口是對的,要堅定不移走下去。

二、國企和民企要互相學習

         國企要學習民企的市場化精神、企業家精神,學習民企天然的市場化機制。尤其是機制,民企有天然的所有者,機制要比國企好。國企的所有者是代理人制度,有時候會出現所有者不到位的問題。現在國企全力以赴進行機制改革,機制革命是推開國企改革的最后一扇門。無論在體制方面,還是在制度方面,國企經過40年的改革,今天的國有企業已經成為市場的競爭主體,但是國企的內部機制還只是半市場化機制,遠遠沒有到位。所以我們要學習民營企業,要把民營企業市場化的機制引入國有企業。我們要推動員工持股,推動經理層持股計劃,推動科技分紅和超額利潤分紅權。我們要向華為學習,也要向古老的清朝晉商學習。晉商是把最后所得的財富給東家一份,給掌柜和賬房先生一份,給伙計們一份,這就是機制。而國企今天缺少的正是這個機制,相信只要把機制這課補上,我們國企也能夠做好。

       國企通過搞混合所有制引入良好的市場化制度,再通過機制革命引入民企的市場化機制,國企還是很有前途的。我總講“此國企非彼國企”,我們講的國企絕對不是過去那種純而又純的國企,中國建材整個資本項下國有資本只占25%,社會資本占75%;國藥集團國有資本只占40%,社會資本占60%。央企資產的70%都在上市公司混合所有制里,今天中國的國企實際上是改革了的國企,是上市化了的國企,是混合化了的國企,早已不是40年前的國企,更不是美國人想象的那種靠壟斷、靠補貼生存的國企。

       民企要向國企學些什么?是不是民企就沒有向國企學的?我覺得也有。記得馬云在亞布力講過一段話,他說我們也要看到國企的長處。今年5月11日我出任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的會長,上市公司里三分之二是民企,三分之一是國企。最近一段時間,我接觸了不少民企,和民企的董事長尤其是過去一年多遇到問題的董事長進行了深入交談,我感到民企也有向國企學習的地方,可以吸取國企的一些經驗和教訓,比如國企的戰略思維、規范化管控、國際化經驗等等,都值得民企進行研究。比如在主業管控方面,央企有一道死命令,就是企業的主業僅限于三個,不得超過。當時我們也是想不通,認為面對這么多機遇只讓做三個主業,捆住了我們的手腳。但現在回過頭來看,恰恰是因為突出主業,我們國企才有了今天。如果100家企業都滿山遍地去發展各種業務,我們今天肯定要失敗。而過去這段時間,一些民企在做業務的時候就脫離了主業,脫離了核心業務,盲目地擴張。

       我們爬上一座山峰需要10天,而從山峰掉下來只需要10秒鐘。有的上市公司董事長說,“宋總,我正在經歷這10秒鐘”。國企和民企就要互相學習。國企為什么會這么做?因為過去也曾有過盲目擴張,吃過不少苦頭,這是教訓。過去三年,國企都在瘦身健體,銷掉14000家企業,中國建材銷掉470家企業。國企的經驗和教訓彌足珍貴,也值得民營企業來學習。我們的協同和融合不僅包括經驗方面的相互學習,也包括教訓上的互相借鑒,這些應該是中國經濟、中國企業大家共同的寶貴財富。

三、用國民共進抵御環境帶來的壓力

       現在我們的經濟面臨嚴峻的形勢,一是下行壓力加大,二是中美貿易摩擦加劇,在這樣的一個時刻,我們應該是國民共進,國企和民企大家聯合起來互相協同、融合、共贏,來抵御環境帶給我們的壓力。在此,我也想喊出一句口號,“國企民企一家親,試看天下誰能敵!”

【焦點論壇】精彩問答

       謝祖墀:我想首先請教宋董事長,從一個國有企業的角度來看,對于自主創新,究竟國企在這里面能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國企跟民企甚至跟外企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

       宋志平:您剛才講的是兩個角度,一個是國際化,一個是技術創新。這兩者之間其實也是有聯系的,中國建材是一家央企,我剛才和大家講到是一家很特別的央企,我講到了混合所有制。同時這家央企在技術創新能力上也比較強,我們有26個國家級科研院所,有3.8萬名科學家,去年保有1.1萬個專利,在國資委排在第24位,作為一家建材企業已經挺靠前了。

        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建材面臨兩個問題。一個是在國際化的問題上,一方面中國建材輸出不少技術,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了400多條大型生產線,其實都是中國建材這些年的技術。不只是非洲發展中國家在用,關鍵是跨國公司也在用中國建材相應的技術和裝備,也就是說在建材領域里,我們在全球并不輸給發達國家。

       另一方面,從國際化這方面來講,我也希望能夠開放地去做。比如中國建材在整個國際的總承包過程中,也是進行全球采購,像美國、德國、日本等國的公司,我們也會向他們采購一些設備,這樣在全球提高我們產品的性價比。在這方面,我們也不能關起門來,有人想要搞兩個體系,美國一個體系、中國一個體系,我覺得這是不可取的。從中國建材的實踐中,我們認識到必須進一步開放,聯合開發第三方,比如可以和美國、歐洲、日本等地的公司進行聯合開發,互相給機會,這是我們現在能做到的。

       這段時間,我安排出國公務比較多,去美國、以色列、日本等國了解創新,下月初計劃去北歐。大家可能覺得現在中美貿易摩擦嚴峻,國外貿易保護主義、民粹主義這么嚴重的時候,宋總怎么跑得更加勤快了呢?我覺得這恰恰是我們應該做的。在這個時刻,就像剛才柳傳志先生講的我們不能糊涂,不能關起門來自己去搞,還是要注重國際融合,從國際視角上來進行技術要素的組織。

       第二個就是關于我們自己。這次中美貿易摩擦是件壞事情,其實也是一件好事情,為什么?因為它在背后猛擊了我們一掌,加快了我們自主創新的進程。像中國建材現在加快國際一流實驗室建設的步伐。過去我們建工廠比較多,工人也比較多,但重視研發相對少。現在我們重新布局,在研發方面加大力度,更多的投資要投向實驗室。我們建了3所很大的新材料實驗室,這是以前我們沒有想過的,因為覺得技術來源比較容易,現在這個來源已經變得不容易。

       我們一方面還是希望在國際上有一些技術來源,另一方面也在加快自主創新。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我們現在已不是最初的水平,已經具備一定的基礎。我們搞自主創新、集成創新也都有條件了,只不過以前我們可能把更多的資金用于發展規模、速度等方面,而今天我們要把更多的資金用于研發和自主創新,企業必須要進行這樣的轉型,這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謝祖墀:結合本次論壇主題,我想請大家再補充一下。

       宋志平:我想結合李東生先生剛才的話講,美國人的這套做法違反了邏輯,我昨天和柳總也在講,因為技術是隨著時間發展的,技術是一個商品,技術還不是黃金,把它藏起來就行了,因為技術如果今天不賣的話,明天新的技術又來了,今天的技術可能就變得一文不值。過去這些年的分工,其實在美國、西方等發達國家,高科技一直是它們賺錢的工具,我們主要是在中低端做,是這樣的分工。如果美國現在把這個技術封鎖起來,逼迫我們,我們就要邁向中高端,我們要搞技術,打破過去的分工。對美國、歐洲來講,這并不是明智的做法。過去幾年,中國建材在歐洲收購了一些高科技公司,當時這些高科技公司遇到了困難,我們把他們收購了,在收購過程中也遇到過審查,就是高科技公司要不要賣給中國。我說這些高科技公司都不賺錢、都活不下去了,如果這些公司一點科技都沒有,我們也不會去收購,但是如果說這些公司特別厲害,那為什么做不下去呢?中國建材收購三家科技公司后,現在這三家公司運營得都非常好。剛才東生講,科技是一個商品,它符合商品的一般性特征,中國有14億人的大市場,美國、歐洲的技術不賣給我們,自己收藏起來也不符合邏輯。剛才東生講的這種情況能不能持續,我不認為能持續,我們也用不著做一種脫鉤的打算,如果脫鉤,他們的科技公司自己也做不下去,因為是靠賣技術生存的,如果不賣技術了憑什么生存?我的問題就這些。

(全文下載)

媒體報道鏈接:

宋志平參加2019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五屆夏季高峰會